Shippers Today

Content provided by:
HKSC CHAIRMAN'S MESSAGE  
 
 
 


e-LOGISTICS  
 
 
 
 


AIR CARGO  
 
 
 
 
 
 


SEAFREIGHT  
 
 
 
 
 
 
 
 
 
 
 


INDUSTRY FORECAST  
 
 
 
 
 
 
 
 
 
 
 
 
 
 
 
 
 
 


APPOINTMENTS & EVENTS  
 
 
 


STATISTICS  
 
 
 


香港付貨人委員會主席的話  
 


經濟  
 
 


2002年展望  
 


中國特色  
 


物流  
 

Email ThisRate ThisPrint Friendly

內地與港澳建立自由貿易區初探

大勇


2001年11月28日,中國國家外經貿部副部長龍永圖在香港舉行的第14屆太平洋經濟合作會議上透露,中國政府正考慮加入WTO後在內地、香港及澳門之間建立一個自由貿易區,在WTO有關條例和框架之下進一步促進內地、香港與澳門的經濟發展和繁榮。最近,中央政府已原則上同意了這一構想,並責成國家外經貿部成立專門小組,與港澳特區政府有關部門一起研究具體推進措施。建立自由貿易區,是在加入WTO之際,中國政府參與經濟全球化和區域集團化合作最積極的進取姿態,也是內地與港澳在經濟合作問題上,最符合現實需要、最到位的一種發展模式。有關經濟學家認為,在內地和港澳之間逐步建立起一種自由貿易關係,形成比一般WTO成員之間更加緊密的貿易互惠關係,將更能體現內地與港澳之間一個國家幾個關稅區的特殊關係和客觀現實。

一、何為自由貿易區

自由貿易區是經濟一體化的一種形式之一,也是戰後世界經濟發展的重要現象。美、歐、日等發達國家為推動貿易自由化,一直致力於在世界各地簽署自由貿易協定,發展中國家和各類區域組織也在紛紛效仿。目前,全球已有240個自由貿易協定,在WTO的142名成員中,形成了135個自由貿易區。根據關貿總協定(GATT)第24條第8款規定:“自由貿易區應理解為由兩個或兩個以上的關稅領土所組成的一個對這些組成領土的產品的貿易,已實質上取消關稅或其他貿易限制的集團。”根據一體化的程度,其組織形式分別為:特惠關稅區,區內實行低於第三國的關稅;自由貿易區,區內無關稅,如北美自由貿易區、澳新自由貿易區、加勒比共同體等;關稅同盟,區內無關稅,區外實行統一關稅;共同市場,不僅涉及關稅等產品方面的統一,還實行資本、人力、服務等生產要素的自由流動;經濟同盟,除了共同市場包括的內容之外,還要求成員國建立共同的宏觀經濟決策程式,實行共同的財政政策或貨幣政策。

自由貿易區,就是包括以上除特惠關稅區的各種形式。自由貿易區是單獨關稅之間的區域聯盟,不同於出口加工區。出口加工區是指一國或地區在港口、機場附近等交通便利的地方劃出的一定區域,用優惠辦法吸引外國投資,發展在國際市場上有競爭能力的出口加工工業。出口加工區是海關監管的特殊封閉區域,其功能僅限於產品外銷的加工貿易。出口加工區是自由貿易區的一種發展形式。

自由貿易區具有關稅聯盟的特點,即在參與成員之間相互取消關稅和其他貿易限制,同時又各自保留自己的對外政策,特別是關稅政策。

從WTO的法律體系看,自由貿易區與之是相容的,例如GATT第24條第4款就表明了對自由貿易區的基本態度:“建立關稅同盟和自由貿易區的目的,應為便利組成同盟或自由貿易區的各領土之間的貿易”;第24條第5款還提出:“作為對最惠國待遇的例外,允許各締約方在其領土之間建立關稅聯盟或自由貿易區的需要而採取某種臨時協定”。

由這些條款表達出來的含義可知,自由貿易區與WTO的框架是相輔相成的,其運作原則是,通過局部性促進區域貿易自由化,達到總體上推動全球貿易自由化和經濟一體化的目標。

二、內地與港澳建立自由貿易區的現實意義

內地與港澳建立自由貿易區,有利於內地與港澳發揮產業分工和互補作用,實現資源的最優配置。香港和澳門在內地的投資成為內地經濟高速增長的一個重要因素。特別是港資,佔了外資接近六成。目前香港不僅掌握內地四成左右的出口貿易,且成為內地最大的海外投資者。香港超過八成的製造業已經轉移到內地生產。港澳與內地在市場需求結構等方面的差異自然形成了的一種產業分工與合作,互補性較強的經濟體具有建立自由貿易區的需求。內地具有廣闊的市場,相當低廉的要素成本和高素質的人力資源,在勞動密集型產業領域具有相對優勢;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和航運中心,在服務貿易領域具有眾多的人才和資源優勢;澳門在博彩、旅遊業方面獨具特色,港澳與內地在投資和貿易領域的相互依存日益加深。

內地與港澳建立自由貿易區,有利於保護並促進港澳在內地的投資。港澳在內地的投資以中小企業為主,中國加入WTO後,可能受到跨國公司大舉進入的衝擊。內地與港澳建立自由貿易區,才可能使中國以別於WTO其他成員國的優惠政策給予港澳投資更多的支援。雖然港澳投資於內地已經有一些優惠政策,但中國加入WTO後,隨著市場的漸進開放,這些優惠政策也顯得不優惠了。如要給予更優惠的政策,最好的辦法就是建立雙邊自由貿易協定。

內地與港澳建立自由貿易區,有利於發達和欠發達經濟體之間建立優惠待遇。內地是以發展中國家的名義加入WTO的,而港澳則以發達經濟體的名義加入WTO。發展中國家在WTO談判中具有相對優惠條件,內地和港澳建立自由貿易協定,可以分享到一些好處。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在多邊貨物貿易協定中享有發展中國家的差別和更優惠待遇,在執行有關義務方面享有較長的寬限期,以及在承諾義務和程式方面具有更大的靈活性。這使得港澳作為發達經濟體與內地作為欠發達經濟體之間的自由貿易協定更具有操作的空間。

內地與港澳建立自由貿易區,有利於港澳走出經濟困境。在上世紀末,由於受東南亞金融危機的影響,港澳經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衝擊。進入21世紀,又受美國經濟的拖累,使本來要踏上復甦征途的港澳經濟再受打擊,去年以來更是陷入困境。香港的經濟增長率可能降至1%或更低,失業率已升至5.8%。澳門的情況也不樂觀。反觀內地的經濟,雖然也受國際市場變化的影響,但由於政局穩定,內需市場強力拉動,宏觀政策適時調控,經濟持續高速增長,去年GDP超過7%,今年仍將保持7%的增長勢頭。美國“9.11”事件之後,內地成為全球投資最安全的地區之一,跨國公司繼續加大內地的投資力度,中國有望成為全球重要的製造中心。在此背景下,中國有可能成為亞洲經濟增長的火車頭。內地與港澳建立自由貿易區,有利於港澳依託內地持續高速的增長背景,率先走出經濟困境。

從現實來看,內地與港澳建立自由貿易區應是利大於弊。香港如不參加自由貿易的雙邊協定,會使香港失去發展的機會,包括不能享受自由貿易區創造的優惠及便利,又因貿易區的排他性而受貿易轉移效應的不利影響,將可能削弱香港的國際貿易中心地位;相對削弱香港對外來資金的吸引力及減少對外投資機會;可能不利於香港與其他國家的技術合作,影響香港發展成為地區資訊中心的目標。

新型的自由貿易區和傳統的自由貿易區有所不同,傳統自由貿易區側重在關稅減讓、傳統產品的貿易上,而新型的自由貿易區比傳統自由貿易區範圍更廣,主要側重在服務貿易上。比如,日本和新加坡自由貿易協定的內容不僅包括商品貿易自由化,還包括服務貿易自由化、相互投資自由化以及經濟合作、技術共同開發等內容。從協定的專案數看,有關關稅、非關稅壁壘的專案僅佔20%多,其餘60-70%是傳統的自由貿易協定所沒有的新內容,諸如經濟技術合作、制度政策協調等。

香港在服務貿易領域是其強項,而恰恰又是內地的弱勢。因此,就這一領域與內地建立自由貿易協定,不僅有利於香港保持國際金融中心、航運中心、資訊中心的地位,而且有利於促進內地的服務貿易,積極推進服務業貿易自由化,加快和國際接軌。

因此,內地和港澳雙邊協定的內容,主要可以側重投資和服務貿易領域。包括開放資訊製造業和服務業市場;開放金融、證券及保險業;開放旅遊業市場,促進旅遊區域合作;促進人力資源開發與科技的國際合作;能源與環保的合作等。

三、香港和深圳之間可率先建立自由貿易區

在珠江三角洲地區中,深圳與香港是唯一的直接接壤區,又是內地的經濟特區,兩地之間經濟發展水平漸趨接近,經濟聯繫廣泛而深厚,貨物、人員、資金流動頻繁,港商投資相對集中,在產業聯繫方面,特別是深圳的高新技術產業、物流業、商貿業、金融業、旅遊業等,與香港的互補性在日益增強,兩地對於人員、產品、資金的單向流動轉為雙向流動的願望越來越強烈,而且深圳在市場機制的形成上領先於內地其他地方,具有與香港直接對接的制度基礎,又有二線與內地相隔離,有地方性立法的制度條件。

20多年來,港深兩地的經濟合作為未來建立自由貿易區打下了良好的基礎,深圳外商投資企業工業總產值約佔深圳工業總產值的八成,其中約六成為港資企業的貢獻。深圳“三來一補”企業的90%以上為香港興辦,從“三來一補”企業提供的工繳費推算,香港在深圳開設的“三來一補”企業產值約佔當年香港GDP值的20%以上。同時,深圳擔當了內地與香港的貿易橋樑。深圳進出口貿易總額佔內地進出口貿易總額的七分之一,列在內地各省市之首,在深圳進出口貿易總額中,對港澳進出口貿易佔八成。經港深口岸入出境旅客約佔內地總數的一半,入出境車輛佔內地總數的四分之三以上,各項指標均位居內地首位。香港也是深圳最重要的外資來源,深圳實際利用港資佔全市利用外資的近七成。從產業角度看,港資企業幾乎涉及深圳的各個行業和領域。深圳已成為港幣在內地流通的主要地區。在深圳設立的外資銀行及其他類型的金融機構中,港資銀行也佔有重要的位置。港深銀行在支付和結算系統方面已實現單向聯網,港深票據同城交換也已基本完成。

因此,香港和深圳之間率先建立自由貿易區可循以下三種思路:

第一種思路是,可以參照深圳過去提出的“放開一線,管住二線”(放開一線即深圳和香港開放邊界,實行貨物、資金的自由流通)的政策,直接將深圳特區內辟為自由貿易區,與作為自由港的香港對接起來,在兩地實行人員、資金、商品、資訊的自由流動,實行港幣與人民幣通用。

這種做法雖然實質上是將香港自由港的屬地延伸到內地境內,並不代表建立真正意義上的自由貿易區,但對於在內地與港澳之間逐步建立起自由貿易關係則有颽蛪磾垠n的試驗功能,通過試驗,可以發現人員、資金、產品在自由流動中出現的各種問題和探索解決的辦法,還可以在取消關稅和貿易限制以及構築統一的對外關稅方面實驗出有效的操作方式和實施步驟。

第二種思路是,按照WTO所認同的授權原則,即由中央政府授權地方政府,如廣東省或深圳市政府,與香港政府商談一國之內單獨關稅區之間的雙邊自由貿易協定,先在深圳或珠江三角洲地區搞次區域性的自由貿易合作,進而擴展到內地的其他地方。

第三種思路是,參照最近日本與新加坡商談自由貿易協定的做法,搞投資協定,而不是整體的關稅減免,主要是選擇某些行業,如電子資訊產業作為切入點來展開自由貿易,然後逐步擴大到其他方面。